联系信息
电话:0769 - 8526 1111
传真:0769 - 8501 9699
工地的24小时 --彭志坚

如果你想让自己筋疲力尽;如果你想饭量大增,回到宿舍倒头便睡,一觉到天亮;如果你不愿胡思乱想、忧国忧民,你就到建筑工地上来吧。这里可以让你思想高度集中,因为你走在满是基坑,刚刚浇筑好并且没有扶手的楼梯上,你要时刻留意脚下还需注意头顶,不知什么时候一根木条或一团砂浆就会直击你的安全帽。你的头脑里只有进度。你不再与灵感约会,因为思绪已被水泥凝固了;你不再浪漫,因为两条腿要在四十米的楼梯上跑上跑下,已很难步入花丛绿荫了。

建筑工地,在平常人眼里可能只是一个劳动的场面,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。大概是由于职业的缘故,建筑工地对于我来说,则其意义却是非凡的特别。它是那么的具体而生动,只要闭上眼睛,毕业五年来我所到过的工地,依然一点点的缓慢浮现,回旋。我不知道,哪个工地最让我感到快乐,哪个工地最让我感到痛苦,哪个工地最让我感到迷茫,哪个工地最让我感到惆怅……

在惠来电厂,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是去工地,看上一圈,仔细查看前一天的施工进度、质量,遇到问题随时向领导通报。有时也和业主单位的同志们一起研究解决问题的技术措施与方法。有时为了一个问题,大家也争论的面红耳赤,不过问题一旦解决,大家都很开心。

惠来电厂联合车间改造是一个典型的改造项目,混凝土柱、梁增大截面设计,植筋、采用U型钢结构粘钢、灌浆料灌浆施工,施工难度大,这在整个粤电项目也都算是难啃的硬骨头。记得,有一次在工地,就混凝土梁采用U型钢结构粘钢施工的控制问题,我和劳务单位的朱常青班长吵了起来,他坚持要补充出图,理由是"工人没有干过",我说"既然图纸给出了标准图,你就按标准图施工好了!"气的我扭头回到办公室。过了两天, 朱常青到我的办公室,微笑的对我说"还生气吗?"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他说"小彭,你得理解我。这些工人大多数是农工转正,文化水平低,有的图纸都看不懂,你告诉他,他都不会。没有补充图纸能行吗?"早晨上班,我穿上带有广东粤晟标志的天蓝色工作服,头戴安全帽走进工地,巡视和检查工程进展情况,有时也在项目上完善施工验收资料。工地生活区与工地现场相距2000米左右,有时累了,也偶尔的在保安亭里休息一下,一边欣赏美丽的厂景,一边跟保安大哥聊个天、抽支烟。

工地上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是农民工,从搭脚手架到浇筑框架。砌墙、抹灰都是四川人。四川人很能吃苦,很能干活,特别是那些四川女人,与丈夫一起出来,把娃娃撂在家中,足迹遍及全国的每一处建筑工地。她们的身影,她们的喊声给工地带来了活力,让坚硬的钢筋水泥不再冰冷,让尘土飞扬的施工现场的色彩不再单调。从初夏我就听见了她们的喊声,那时烟道支架刚刚做基础她们音频高亢。底气十足,一捆捆的钢筋、方木条、模板都是被她们喊到位的。她们喊了一个夏天,烟道支架也在这喊声中疯长了一个夏天,现在这座高高的钢筋水泥建筑已触摸到了秋季清爽的碧空,她们仍站在蓝天白云里呐喊,音色中充满了自信与豪迈,有时让人觉得竟然是那样悦耳。这夹裹着泥土气息的四川声调,比韩红的《天路》更具穿透力,每天都萦绕在工地的上空。

这些四川女人都不高,有的矮壮,有的精瘦,但身姿却异常矫健与男人一起行走在林立的脚手架间,如履平地。用灰斗车运砖、运沙、运水泥整整一下午也不停歇。灰尘就是护肤霜,汗水就是洗脸液,阳光用温暖的大手整日在她们的面颊上抚摸。她们的皮肤不再细腻,她们的感情不再细腻,她们关心男人的唯一方法就是多干活,男人在歇息抽烟时她们会做好一切准备工作。从她们的脸上看不出丝毫幽怨,相反,她们很知足:夫妻二人一天可以挣四百多元,家里已盖了二层楼,在镇上还买了商铺转租给别人。唯一的遗憾就是孩子不在身边,管不了娃子却能管男人。只是那些远在千里之外的留守儿童心中不知是何滋味?在秋天金色的田野里与爷爷奶奶一起收割时,能否听见站在高高脚手架上的妈妈的呐喊声?这些响亮的喊声是在叫一车砂浆、一车砖呢?还是在叫自己的娃儿,我觉得更像后者。

工地是一座山,一座脚下的山。直到现在,我才真正看懂它的风景以及蕴涵的魅力。多年前一直以为自己不属于这里,现在才知道,脚下踩稳了,再高的山也能爬得上去。山峰总是一座连着一座的。工地上,没有白皙的皮肤。原本有的,用不了一个月,即被强烈的阳光晒成棕色。工地上,没有轻言轻语。无论男女,说起话来都是大嗓门,因为在轰响的机械设备声中,不知不觉中会养成大嗓门的说话习惯。工地上没有温柔的女人。都是泼辣的,豪爽的语言,放声的大笑。工地上的女人都能经得起风和雨,坚韧而勇敢。工地上没有花前月下,卿卿我我,却是比每日耳鬓厮磨的夫妻更懂得感情。工地,我看懂了你,才真正地属于了你。这一刻,感觉这一年来,在工地的磨练当中,自己已经变得成熟。今天,又是一个晴朗的早晨,我照样平静地走在满是灰尘的工地上,望着眼前整洁的原煤仓,成堆的钢筋,平地崛起的烟道支架。遥望远处,一只白色的鸽子,展开它的翅膀,扑棱棱飞上了树梢……